为何《我的前半生》最大的Bug不是马伊琍

3220 0

《我的前半生》自开播以来,收视一片飘红,话题度也不断攀升,观众们对于马伊琍饰演的罗子君,更是吐槽满满。

  原著中的子君,虽然做了十几年养尊处优的金丝雀,但丢掉的只是谋生能力,还称得起是个无用却优雅的花瓶。

  但剧版子君,已然变成了全无教养、品位庸俗的小市民。

  虽然文青心中的“亦舒女郎”,的确很难在荧幕上复现,主创们想让剧情更接地气的想法也无可厚非。但既然改编难度如此之大,从人设到情节又如此面目全非,何必还跟亦舒原著扯上关系?

  但在猫妹看来,剧中最大的bug,远不止这些。

  不如先来个鲜明对比,借此说明问题。既然提到《我的前半生》,就必定绕不开这部题材颇为相似的《蓝色茉莉》。

  《蓝色茉莉》应该算是伍迪·艾伦老爷子近些年最好的作品之一。凯特·布兰切特凭借此片一举夺得第86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。

  与子君的咸鱼翻身大不相同,凯特饰演的Jasmine(茉莉),这位上东区贵妇的逆袭之路,最后却以悲剧结尾。

  影片以两条平行故事线进行叙述,用往昔的辉煌衬托出茉莉今日之落魄。

  当年风光鼎盛之时,茉莉生活中最大的担忧,不过是瑜伽、普拉提和筹备晚宴;现在却居无定所,甚至无以维持生计。

  当年结交社会名流无数,如今相与为伴的,只有她最瞧不起的、连人类学和考古学都傻傻分不清的底层平民。

  剧版子君品位庸俗到令人发指,但尽管茉莉衣着品位无懈可击,依旧无济于事。

  茉莉凭借硕果仅存的几件奢侈品,几乎再次钓到金龟婿,但终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  茉莉的翻身无望,几乎已是必然。我们只能任由梦碎一地的茉莉,形若疯癫地坐在公园长椅上喃喃自语。看她在想象中能依稀重见昔日的辉煌,似乎这已是上天对她的最大恩赐。

  茉莉和子君,境遇如此相似,结局为何如此不同?

  真的是性格使然。

  即使跌落谷底,子君还撑着一口气:“不必哭。我会争气,我会站起来。”

  如果说子君的觉醒和翻身,得益于她未曾彻底丧失的独立精神,那么茉莉精神上的全面崩溃,归根于不肯自食其力的咎由自取。

  同样是跌落到尘埃,子君一步一个脚印从底层做起,依靠工作上的出色表现,重拾尊严。

  而茉莉却把婚姻作为重返上流社会的唯一途径,梦想着一步登天。

  按道理来说,其实子君并不如茉莉般人情练达,社交手腕也没有茉莉硬。虽然因结婚放弃学业,但茉莉好歹曾在波士顿大学这样的高等学府就读,还是尖子生,如今却几乎成了班级中最后一名。

  而且,即使丈夫入狱,茉莉却能为自己成功洗脱罪名,才智和手段可见一斑。

  所以,她在工作和学习方面的力不从心,是因为她对这种自食其力的生活状态终究心有不甘。

  茉莉发自内心地瞧不起妹妹和她的男友,评价谁都是loser。而当她自己成了生活中最大的loser时,却承受不住来自生活满满的恶意。

  多年混迹上流社会,并没有给茉莉积累下任何人脉,在从前的圈子里,她显然求告无门,否则她也不会万般不愿地找妹妹借住。

  以前的朋友能做到的,充其量也就是看到她在鞋店打工时落荒而逃。

  即使是做室内设计师,茉莉的终极目标,依旧是找个有钱人,然后依靠婚姻回归上流阶层。

  上流社会并没有带给茉莉真正的见识,无非只留给她与富有阶层交流时的谈资,以及更难取悦的高人一等的眼光。

  妹妹拥有一只芬迪包就乐乎所以,与蓝领阶层的奇力相处甚欢,但茉莉却先后拒绝了工薪阶级和中产阶级,唯独对外交官青眼相看。

  虚荣已经根深蒂固,又没有承载虚荣的能力。茉莉的崩溃,并非是因为在现实世界万般努力之后铩羽而归,更多是来源于妄想的破灭,而子君却能在困境中给自己开辟出一条谋生之路,且比以前更能体会到人生的真谛。

  但是,即使未曾经历落魄,子君和茉莉之前也算不上拥有成功的人生,不过是虚幻的自我满足。不同的是,茉莉延续了虚荣本质,子群却力求改变。

  没有实力的人,前半生才会被人一笔勾销。子君的华丽转身,无疑是给那些生活遭遇巨变的失意女性,做出了最佳示范。

  但无论是原著还是剧中,子君的皆大欢喜,都要“白色骑士”的出现来成全。这种安排让人感到困惑,女性的涅槃,是否一定要由圆满的婚姻来实现?

  虽然是为了告慰读者,但同时也是误导,仿佛子君对人世间的真切感受不过是浅尝辄止,是一段婚姻进入另一段婚姻的跳板。难道没有圆满的婚姻,就算不得有圆满的结局?

  不过,亦舒的小说毕竟是几十年前的作品,带有时代的烙印也无可厚非。

  但今天新时代的女性,是否还要由这样所谓美好的结局来安慰?

  这是创作者的局限,更是观众们的悲哀。

  离婚主妇遭受打击后自强不息,重获圆满人生和爱情,固然是观众们喜闻乐见,但时代在不断发展,同类题材作品也是否应该与时俱进,有所创新?

  比如蕾妮·齐薇格(《BJ单身日记》的女主角)曾主演过的《我的唯一》,女主在经历婚变后,带着两个儿子穿越整个美国,一路上想要再次钓到金龟婿,一次又一次以失败告终,笑料百出。最后虽然有源源不断的优秀男士对她大献殷勤,但这位魅力非凡的女性选择终身未嫁,用另外一种方式享受自己的快意人生。

  我们尝试过所有的努力,但事业依旧不顺心,婚姻也未能尽如人意,是否就意味着生活一败涂地,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?看过《我的唯一》,答案一目了然。

  反观剧版《我的前半生》,既没有继承原著的韵味,也没有呈现出女主人公的豁达通透,更没有引导观众在实现女性独立和人生价值的层面,展开有意义的追问,仅仅引发如何“声讨小三”等话题,无疑是舍本逐末,令人惋惜。

当然,并不能企图用剧作来撬动观众价值观,也很难依靠一部电视剧来给观众指明方向,但在剧作中渗透更多积极因素,对于影视市场和观众来说可实现双赢,这也是尽到了主创者的本分。

  毕竟,生活中更多的是半疯癫的茉莉,而非获得新生的子君。所以,小说也好,剧作也罢,真正对人有所启迪的,是让我们看到,当生活中遭遇惊天巨变,如何承受住打击,并保持清醒的头脑去应对;失去一切以后,是否拥有卷土重来的勇气和能力;并且告诉观众,女性如何实现自我成长,什么才是真正有尊严、有价值的生活,这恐怕才是“逆袭”题材作品的核心。

(本文来源于网络)

想了解更多装修知识 享受更多福利与保障?

提交

扫码关注得意家居微信

扫码下载得意家APP

得意家居带你得意·带你飞

  • 每天超过20000人在线装修分享+经验交流
  • 汇聚3000个装修案例与样板工地逾100000张装修美图实时更新,装修风格一手掌握
  • 全年不间断家具+建材+家电活动,50万人的共同选择
  • 公益验房、量房设计、预算审核等精彩公益服务

TA还写了什么?

你都知道吗?